笔趣阁_免费提供全网最热门的小说在线阅读

字:
关灯 护眼
首页 > 娱乐小白进化史 > 第二百九二章:我是谁

第二百九二章:我是谁

  而这六成,注定会让冉三石吃上不少苦头。

  所以李维十分贴心的往他嘴里塞了一截七品铁梨木,毕竟舌头咬烂了可是不怎么体面,万一影响了入魔之后开口说话可就不好了。

  冉三石倒是十分顺从的咬住了铁梨木,剧痛消减之后,他也意识到李维是在帮他重塑肢体,所以颇为顺从。

  但这并不妨碍他心头的恨意与惧意交织,丝丝微不可见的黑气也在他身上缭绕起来。

  眼看着他的肢体在体内暖流的滋养下不但血肉重塑,连骨骼也变得规整起来,这会儿功夫,冉三石只觉得四肢久违的听话起来。

  可也正是此时,李维俯首拍了拍他的脑袋,略带一丝怜悯的说道:“十恶当中,你这只杀过两个人的匪类倒也能勉强算是纯良之人了。

  听话,好好咬着这铁梨木,此番过后如果你能活下来,我许你个自由身。”

  ?

  冉三石心头愕然,随后一阵恶寒从身后传来,颇为艰难的微微回头,却隐约瞥到身后站了个人。

  仿佛预感到了什么,冉三石拼命挣扎起来,但无论他如何挣扎,几名六品武者依旧是把他按的结实。

  而一名下九品具现人物此时确实就在他身后,且腿脚蓄势,然后直奔冉三石下阴。

  血肉遭到重击的闷响稍稍传开,冉三石身子骤然僵直,眼睛瞪得老大,牙关咬在铁梨木上,从喉咙里发出痛彻心扉的呜咽。

  “呜呜呜!!”

  而在李维眼前的人物档案之中,冉三石的入魔程度一下子又增长了两成,且看样子剧痛未曾消减之前,入魔程度还会接着涨。

  再看看冉三石裆下泛起的些许暗红,这剧痛一时半会儿估计是不会停歇了。

  如此,倒也省事。

  当然,意外还是有的,六品丹药的残留药效与相枢入邪者的强悍恢复力,让冉三石缓过来的速度很快,入魔程度卡在最后两成不动了。

  而此时冉三石周身的飘渺黑气已经肉眼可见,颇有些前些时日白五娘化魔时的模样。

  且其身体上也开始出现异变,例如指甲增长,骨骼隐隐增生之类。

  只是差两成终究是差两成,李维依旧能打开冉三石的人物档案,所以李维又让那下九品具现人物补了一脚。

  剧痛续上之后,冉三石不负众望,成功化魔。

  黑气缭绕之间他的骨骼与肢体都开始产生变化,手臂骨骼开始缓缓的变长,变得粗壮。

  而李维发现自己不能继续查看他的档案时,便退开两步,静观其变。

  与白五娘化魔闻恶声时没什么区别,冉三石除过自己本身的一些外貌特征之外,其他都在向着非人的方向发展。

  只是即便他再怎么非人,也根本不可能挣脱两名六品武者的压制。

  所以他的身体一边变化,一边挣扎,一边发出或凄厉,或暴怒,或仓皇的嘶吼。

  而李维上前两步,将落在地上沾满了涎水的铁梨木踢开,站在冉三石身前细细打量。

  如今的冉三石,俨然和先前的白五娘一样,都成了闻恶声。

  外貌丑陋凶悍,好似恶鬼狂兽,不存半点理智。

  发不出人声,说不出人话,癫狂至极。

  只是先前白五娘被断去四肢,不能动弹的时候,分明是口吐了人言。

  虽然意义不明,且其发出的声息字句都十分诡异,但确确实实是说了话的。

  相枢?

  还是闻恶声的独特能力?

  李维需要一个切确的答案。

  所以李维就这样静静看着化魔之后的冉三石嘶吼挣扎,看着他身上的畸变程度渐渐趋向于完善,看着他多变的性情,不变的狂暴。

  如此两刻钟,李维掏出了玉剑。

  如果静静等候不行,那么就只有复刻下白五娘生变之前所经历的一切了。

  掐决运气,李维正想着先从冉三石哪条手足开始切,那冉三石却是一下子僵住了。

  原本狂躁的眼神当中闪过一丝不太安稳的理智,但狂躁却丝毫不减,眼睛对上李维的玉剑锋刃,冉三石嘴唇颤抖几下,开口了。

  “你......你要......你要做什么!你要杀我!?不!不!你!”

  些许瑟缩,紧随其后是癫狂刺耳的尖叫,男女老幼,各式各样的声音都交织在一起,好似有千万人齐声,通过冉三石之口说话!

  “不可以!你是谁!为什么!为什么!”

  李维稍稍侧目,面上原本泛起的些许喜色都被这癫狂诡异的尖叫给憋了回去,但他却不能退开躲避,只因为此时正是探查消息的关键时刻。

  忍着心头与耳朵的不适之感,李维主动在其停顿之时发问。

  “冉三石?”

  一声平常不过的呼唤,让冉三石化作的闻恶声面上为之扭曲了刹那,之后再无其他变化,只是一味尖叫,胡乱求饶恐吓。

  而李维却也不再发问,只因他似乎找到了点冉三石口中言语的规律。

  或者说特点。

  冉三石每次开口,所吐出的声音都仿佛大合唱一般,但其中必然有着一个主唱。

  而这也导致他言语之间,这主唱会不时的切换,时男时女。

  但是无论男女,冉三石口中的言语想要表达的意思与处境,都相当的破碎。

  好似每个词汇与字句都是拼凑起来的。

  让他的语境时而极端,时而平常,破碎怪异。

  这让李维感觉自己在试着和一个超级重症精神分裂患者交流。

  可偏偏他还不得不做。

  李维得试出而今在他面前嘶吼尖叫的不知名存在,是否有自我意识,以及它到底是不是相枢。

  “如果你不是冉三石,那你是谁。”

  冉三石的面容再次僵住,随后在李维异常惊讶的眼神之中褪去了些许疯狂,朝着李维问道:“我......是谁?”

  三个字分作两段,两种语境,但意思却很明确。

  冉三石的些许理智并没有持续太久,问出这个问题之后,他又很快的癫狂起来。

  而李维也再次打开了元山石牢的门扉。

  他并不打算回答冉三石的这个问题。

  直觉告诉李维,不管他此时回答什么,对一个可能有一千一万个多重人格的疯子来说,有两种可能。

  其一是毫无作用变化,无事发生。

  其二是产生出奇效果,直接让这与李维对话的诡异存在发生某些巨大的变化。

  二者比较,李维果断选择一。

  因为这样比较稳。

  虽然这样子,李维就彻底几乎断绝了获取更多信息的可能,但也绝对比让这个可能是相枢的存在产生什么异变来得强。

  无论这个异变是好是坏,李维都不想让它发生。

  毕竟在无法排除其到底是不是相枢的情况下,让其一直疯狂下去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如果它是相枢,那么眼前这种疯狂对李维来说可是大好事。

  如果它不是?

  李维觉得他不能在这件事上赌一把。

  所以眼前,李维只能将冉三石丢回石牢,同时将目光看向别处。

  九寒所说莫让他等太久,李维眼前将其默认为杀死他,好让其可以解脱。

  虽说这个解脱对拥有理智与老婆的九寒来说异常的不合理,但李维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其他的时机。

  因为除过游戏流程,李维实在想不到他能有什么特殊的时机需要去见九寒。

  遍观左右,李维喟叹一声,在石牢之门消弭于半空后,收起两名具现武者,随后他也消失。

  只留下好似无事发生的乱葬岗。

  而回到上界之后,李维便开始在他所能接触到的地域边界出现,每次出现,都会留下一名六品具现武者。

  这些具现人物一旦出现,都会迅速朝着中原之外的地域奔去,或飞跃或腾云,一个个毫不拖沓,笔直分散向前。

  剩下的门派不多了,虽说其中有可以存在于中原的,但既然启界与上界相通,那么在这启界的门派分布就不需要那么固定,甚至并不一定每个门派只有一个驻地据点。

  而照着中原的大小以及人口,而今各门派的门派声望获取虽然还远远没有趋近于饱和,但却是有些慢了。

  李维渴求实力的欲望可没有半点消停,更别说眼前九寒已经出现,还有一个类似相枢的玩意儿也出现在他的视野之内。

  此时李维不但渴求实力,这渴求还空前的迫切。

  所以本着启界也很大的原则,李维打算将网洒的更加宽广一些。

  虽说绘卷武学几乎完全依附于中土汉国,文字,体系,细节上都与汉家文化脱不了关系,但这种阻碍其实并不算强。

  只要有心,学个汉话汉字真不算什么。

  而除此之外,既然启界与上界相通的大致方针已经定下,且各大门派驻地没有必要非得存在于启界,那么两界通道这事儿就得多多安排上。

  正好,既然谎已经撒下,李维就得圆。

  启界脱离于上界,所以关中蜀中野地里有零星的两界通道也算正常。

  而既然关中蜀中有通道,那么启界其他地区有通道,也是正常的。

  至于存于荒野的通道过于巨大?

  那就是上古时代的问题了。

  反正真追究起来,许多上古时代的遗留,现在的人都难以理解,那么李维的谎言正好给了他们合理的解释。

  而今启界丝绸之路还未完全流通,那么李维先让上界丝绸之路出现也并无不可。

  当然,诸多六品武者出行不只是为了这些。

  冉三石,李维一直对其持假设态度。

  也就是在还没有探明其身份的状态下,一直将其以相枢看待,即便知晓其似乎是一个超级精神分裂患者后,依旧如此。

  眼前虽说还不能确定其真实身法,但李维本着其就是相枢的猜想,想到了太吾。

  绘卷之中,凡是原本游戏之中的元素基本都出现了,还未出现的也可见一斑。

  那么太吾与相枢这两个几乎是绑定在一起的存在,没理由只出现一个。

  不能用相枢来证明太吾的存在,那么用太吾来证明相枢的存在也是可以的。

  且比起前者,后者证实另一方存在的切确性还要高上许多。

  所以这些六品武者的扩散途中以及今后,顺道也能替李维找找启界到底有没有太吾存在的痕迹。

  而等到六品武者彻底离开中土,前往其他地域之间这段时间里,李维正好专注于规划两界今后的发展。

  上界商会虽然是从长安出发,游行于启界,但上界之中已然有了几处不小的人类聚居地,这些聚居地的流通也得提上日程。

  同时之后其他地区的人类也会涌入上界,这样各大人类聚居地的沟通就十分重要了。

  还有就是散落在启界的低阶绘卷武学也开始了传播,中原蜀中不用多说,规模大小皆有。

  河北窦建德更是在从一众山贼窝里获得绘卷武学时,就开始筹划一支全部由武者组成的精锐部队。

  但除过这支精锐部队之外,窦建德高层对武学的把控极为严格。

  而先前白五娘聚集起来的山贼强盗们被窦建德军队击破之后,也走脱了一些掌握有武学的强盗,这些强盗四处流窜,也各自将其手头武学扩散了些许。

  此时此刻,至少在神州中国的中心地带,武者的能力已经渐渐为人所知晓,各个洲府之中都有些传闻流言,真真假假的叙述着武者的强悍。

  中原与关中,武者四方游走,或为恶或行侠。

  蜀中与庐州,山中隐没仙踪,暗处杀机泛滥。

  北方突厥甚至高句丽,武者之能被当做鬼神显现,惹人畏惧,却也惹人向往。

  更远方,也有诸多六品武者正在前往一探。

  但这对李维来说还是有些慢了。

  九寒的出现给了李维莫大的压力,可能要与太吾与相枢为敌猜想更是让他有了些坐立难安的意思。

  但那可能是相枢的玩意儿看上去不对劲,所以不能乱碰。

  而太吾的踪迹眼前也没有寻到,只能说其存在的可能性很大。

  所以眼前就只能等着六品武者扩散开来,好让各大门派在这启界全球开花,收揽声望,顺道把不知躲在何处的太吾给揪出来?

  绝不可能!

  李维不能在确定相枢和太吾是否存在这种事情上赌,但是......在整个启界赌一赌还是可以的!启界遭得住!

  我在幕后打造江湖

热门推荐
华夏真相集 我在异界有座城 傅爷,退婚后夫人又去约会了 洪荒之开局炖了鲲鹏妖师 三国:开局忽悠刘备,军师真神人也 代号零壹:伊诺启示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