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_免费提供全网最热门的小说在线阅读

字:
关灯 护眼
首页 > 娱乐小白进化史 > 第540章 无标题章

第540章 无标题章

  林思乔看着他,好像是这样,她以前不怎么在季木尘面前说这种话的。

  “人总是会变的。”她现在能说的,也只有这一句话。

  好像他们两个在一起,总是没什么可聊的。林思乔和别人在一起能打能闹,到了季木尘面前,却是半天难吐出一个字。季木尘和朋友们在一起也是这样,能说能笑的,和林思乔在一起,他见她不说话,他也不想吱声。

  “怎么想起来来饮品店了?”季木尘突然问林思乔。

  她低睨一眼,随即抬起头。

  “抄袭那场风波过后,我如果再继续原来的工作,实在是举步维艰。不如换个完全新的环境,这样还好一点儿。自己开个小店,也比较 一些。”

  季木尘点头,他很难相信林思乔能放弃自己最喜欢的编辑工作,可是,在那样一种情况下,她想不放弃都很难。

  “后悔吗?”

  “嗯?”什么后悔吗?

  季木尘见她是真的不明白,就又解释了一下,“不再去做你喜欢的事,后悔吗?”

  林思乔摇头,“那个圈子,已经容不下我了。”那段时间,网上都是一些对她不好的负面评论,连曾经喜欢她的那些粉丝,也开始质疑她,说她虚伪……写作那个圈子已经容不下她了,她能做的,只有远离。

  “人要学会向前看,不能老想着以前的事。陷在回忆里拔不出来,最后受伤的还是自己。就算再喜欢又能怎么样,总有一天还是要放弃。”大道理这东西,林思乔不常讲,这也是她为数不多的和季木尘提。

  季木尘无意间看到了林思乔手上的戒指,他知道,这还是他们结婚的时候林思乔买的。昨晚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她手上的这枚戒指,没想到,这么多年了,她还戴着。至于他的那枚,季木尘左手摩挲着右手的无名指,恐怕早就丢掉了吧。

  “对了,听说是你那个律师同学,帮忙处理的这个案子。”他虽然睡了三个月,但是这三个月里发生的事情,许安寻多多少少告诉了他一些。

  “对。”林思乔点头。

  季木尘道:“等我出院了,我们请他吃顿饭,多少要感谢一下。”

  闻言,林思乔嘴角上扬,这饭,单西怕是吃不到了。

  “不用了,他已经离开平城了。”

  “怎么?”

  “回老家了,估计以后也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
  季木尘脸上露出一丝震惊,他没想到单西竟然能离开的这么突然。单西走了,那林思乔,是不是有点失落?他看向林思乔,发现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。

  “林思乔。”他唤她,语气温柔。

  林思乔看着他,她知道,既然他叫她,那必定是有话要说。

  林思乔静静地看着他,期待他将要说的话。

  “这两天我一直在想,我们两个,怎么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?”对面的小路上走着一对年轻夫妻,他们牵着自己的孩子,那小孩看上去,四五岁的样子。季木尘一直盯着对面的一家三口,他继续说:“如果我们当初好好的,不胡来,那我们的孩子,应该也有那么高了。”

  听了他的话,林思乔顺着他的视线看去。

  她也看着那一家三口,只是她的表情,更显凝重。

  “木尘。”她极少这样叫他,认识这么久,她这样喊他的次数,屈指可数。

  “你说我们当初胡闹,你仔细想想,我又怎么和你胡闹过呢?”

  林思乔的话里,有无奈,有好笑,有一丝委屈。

  “我一直都在努力,努力做一个能配得上你的人。我给你最大的宽容,最多的谅解。可是你呢?那个时候,你的目光,当真有停在我身上的时候?”

  听了林思乔的话,季木尘略显羞愧的低下

  下头,他轻声道:“那时候,我确实是做错了。”

  林思乔摇头,她身子朝前倾,两只手抓住季木尘的手。

  “你没有错,我也没有错。只是当时,天不时地不利,人不合罢了。”

  “那以后呢?”季木尘的意思很明显,他们两个,以后怎么办?

  林思乔微微一笑,“以后的事,以后再说吧。”

  “冬天都来了,春天,也不远了。”林思乔话音一落,她就起身准备推季木尘回去。

  回到病房,林思乔让季木尘休息一会儿。毕竟坐了这么久,他肯定也累了。季木尘在睡觉,林思乔则坐在沙发上发呆。

  天微微黑的时候,许安寻提着晚饭来了。他说保温桶里是季母特意煲的排骨汤,还有几样小菜。他送季父回家的时候,季母让他捎过来的。林思乔知道,自从季木尘醒来,季母和季父并不常来医院。他们的意图很明显,不过是为了让他们两个多单独相处罢了。

  “叫醒他吧。”林思乔在一旁把保温桶打开,让许安寻叫醒季木尘。

  许安寻刚走的季木尘身边准备张口,林思乔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。她摇摇头,低声说了句:“有点儿事,出去说。”

  楼梯间,许安寻看着背靠着墙的林思乔,不知道她有什么话想对他说。

  “医院这边,你以后多费心吧。我一会儿就回家,以后就不过来了。”林思乔的语气,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  许安寻脸上虽然满是惊愕,但是他说话的语气却听不出一丝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既然他都已经醒过来了,我也没必要再继续留在这了。当初让黎舒走,是我心里也没谱,我也担心他不会再醒过来了。早知道他能这么快醒过来,当初就不该让黎舒走。再怎么说,她毕竟是季木尘的未婚妻。”

  许安寻十分疑惑,这怎么又扯到黎舒身上了。

  林思乔继续说:“在季木尘醒来之前,我确实很怕,怕他永远也睡不醒了。虽然怕,但是我也告诉我自己,如果他真的醒不了,那我就陪他一辈子。反正他也不知道,也没办法拒绝。现在他醒了,我又怎么能再继续在他身边待着呢。”

  “你明知道,经过这件事,你们两个很有可能……”

  “很有可能再重新在一起对吗?也许,季木尘见我照顾他这么长时间,他感谢我,会和以前对我不一样。我说过,他是个负责任的人。可就是这样,我才不能让他负这个责任。就像当初我决定拿掉那个孩子的时候,我不想让他因为需要承担某种责任而选择我。”

  “你不是很喜欢他吗?”许安寻问她。

  “正是因为我喜欢他,所以我才希望他可以同样喜欢我。”

  不等许安寻说话,林思乔又说:“一会儿你回去,让他把晚饭吃了。现在他的腿也快好了,晚上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就可以。就是白天的时候,你们这些朋友可以多来看看他,免得他无聊。至于我,如果他问起来的话,你就说,他出车祸这事是因为我而起,我也照顾了他这么久了。我有我自己的生活,我自己的工作,还有很多事情都需要我。如果他不问的话,你也你用提。”

  说完,林思乔冲许安寻微微颔首,她这是准备好马上离开了。

  许安寻看她两手空空,问她:“你不进去拿东西了吗?”

  “我今天没带包。”就是因为她早就决定好了今天离开,所以,她今早来的时候,什么东西都没有带。

  许安寻看着林思乔进了电梯,他想挽留她,可是仔细想想,该挽留她的人也不该是自己。

  回到病房的时候,季木尘已经睡醒了。他自己已经坐了起来。看见许安寻进来,季木尘问他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  许安寻把桌上的保温桶拿过来,一

  层一层的摆在刚放好的小桌板上。

  “阿姨给你煲的汤,趁热喝。”他说着递给他勺子。

  季木尘接过勺子,他看着面前的一大碗排骨汤,他自己一个人也喝不完啊。

  “林思乔呢?”他看病房里没有林思乔,很自然的问许安寻。

  许安寻垂眸,他拉过一旁的椅子,坐到床边。

  “她走了。”他答道。

  季木尘理解的走,是林思乔下楼去干嘛了,比如说散散步,吃吃饭这类的。

  “干嘛去了?”季木尘边喝汤边问。

  “回家了。”

  季木尘抬头看了一眼许安寻,他此刻依旧认为,林思乔是回家拿什么东西了,一会儿就回来。

  “她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?”

  “她说,以后不再过来了。”

  闻言,刚舀起一勺汤的季木尘,一下把勺子扔在了碗里。勺子和碗碰撞在一起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他低头“哦”了一声,继续拿起勺子喝汤。

  许安寻了解他,从他刚才的动作,他就感觉的到,季木尘有点难以接受这件事情。如果换作以前,他此刻早就暴跳如雷了。只是这场车祸过后,他好像沉稳了不少。

  “她说,她也照顾了你挺久了。她也有自己的生活,自己的工作,而且,饮品店也需要她。”

  季木尘点头道:“确实是。”

  食之无味,季木尘只把汤喝光了,排骨和小菜他动也没动。他让许安寻把保温桶带回去,早点回家休息吧。许安寻问他要不要自己在这里陪着他,季木尘摇摇头,说他晚上自己一个人可以。

  许安寻走后,房间里就剩下季木尘自己一个人。静,实在是静的可怕。虽然林思乔在的时候也不喜欢说话,可她在他身边,他不会感到孤单。

  季木尘掏出手机,他本想给林思乔发条微信,告诉她她的外套还在这里。可是刚打开微信他就想起来,林思乔的微信早已经被她删了。

  过了很久,很久…………季木尘还是给许安寻要了林思乔的手机号码。因为季木尘之前的手机被撞坏了,他现在用的新手机,电话号码还没来得及补办,也是许安寻新给他买的一张卡。说实话,着新卡到还是有不少好处。他给林思乔打电话,林思乔不会知道是他的号码。

  林思乔正在床上躺着,她此刻也在想,季木尘现在应该在做什么。她的手机响了,林思乔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,她坐起来,生怕是什么重要的电话。

  “喂。”她的声音,格外温柔。

  季木尘愣了好几秒钟,才敢出声:“是我。”

  仅仅两个字,林思乔就知道了打电话的人是谁。她语气平淡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的外套还在这……”

  “嗯,不要了。”

  好一个不要了,季木尘想了一会儿,林思乔看他不说话,她也没挂电话。

  “林思乔,你真的决定好了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那,晚安。”

  最后挂电话的人是季木尘,林思乔盯着仅仅一分多钟的通话时间,她嘴边扬起一丝苦笑。

  好不容易醒过来之后,季木尘的话变得少了很多,现在林思乔一走,他好像更没有话说了。一天到晚,他说的话不会超过十句。朋友们都有各自的工作,偶尔会来看他。父亲忙公司的事,偶尔晚上回过来,母亲倒是每天都会来,不过也是待一会儿就被他赶走。护士每天会推着他下楼晒一会儿太阳,然后再推他上来,让他坐在窗边看一会儿外面的景色。这段时间,季木尘变得沉默寡言,变得不再像他。

  林思乔又重新回到饮品店工作,冬天,饮料卖的很少,奶茶和咖啡卖的比较多。她本来话就少,现在话就更少了。客人多的时候

  ,她就忙一会儿。客人不多,高菡自己一个人能应付过来的时候,她就坐在靠窗的位置发呆。高菡经常默默的观察她,这段时间,她很少笑过。她知道,林思乔这个样子,多半还是因为季木尘。冬天晚上逛街的人很少,所以饮品店八点钟就关门了。这样,林思乔自己回家,倒也不觉得害怕了。

  林思乔偷偷去过医院,她见护士推着季木尘下楼,让他散心。看到他慢慢的能从轮椅上下来,能自己拄着拐杖走路,再慢慢的能扔掉拐杖。她很欣慰,因为季木尘快要出院了。

  等到季木尘能够行走自如的时候,他才办了出院。这又是他醒来两个月之后的事情了。21

热门推荐
华夏真相集 我在异界有座城 傅爷,退婚后夫人又去约会了 洪荒之开局炖了鲲鹏妖师 三国:开局忽悠刘备,军师真神人也 宋惜惜战北望易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