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_免费提供全网最热门的小说在线阅读

字:
关灯 护眼
首页 > 娱乐小白进化史 > 第224章 跃下深渊

第224章 跃下深渊

  战神道“你的样子变了,第一时间我还没认出来,不过转念一想,这个时候除了你也不会有别人来了。”

  “换了具身体。”

  “这副新的身体,比以前的更适合你,像是与你的精神,你的灵魂更协调的感觉,仿佛你本来就该长这样。”战神打量着安何,评价道。

  安何微微笑了“我也觉得。”

  “身体换了,剑术水平没变吧。”战神从护罩里走出来,背后悬浮的武器匣微微开启,溢出冷锐的气息,“当初,得知你杀掉时空主神后,我无比遗憾,那样惊世骇俗的一剑,怎么不是让我,而是让时空主神承受了,我连亲眼目睹都不曾,只能听美神的转述,从现场遗留的痕迹,推测你那一剑的轨迹,还有其中蕴含的威力。”

  “演练再多次,我也没能还原出你斩杀时空主神的那一剑,时隔这么多年,我终于有重新领教你剑术的机会,务必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  战神表情兴奋,跃跃欲试,兵器在沉重金属匣中发出应和的嗡鸣。

  动手前,安何有件事想问“你为外星神效力是为什么?”

  “当然是,外星神让我看到了广阔的世界。”战神语气冷静,“时空主神生前无比强大,立于众神顶点,我没有加入祂的势力,因为我知道祂掌控时间与空间两大本源权柄,当然厉害,这与武道无关,与我追求的道路无关。而外星神让我见到了另一个宇宙,与我们这里的规则不同,发展出了新颖的武道,我被更多的可能性吸引,所以抱歉。”

  安何道“懂了。”

  战神一直走在自己的道路上,不在乎外物。

  途中遇见受难的人类,还与自己欣赏的弑神者有关,战神不介意搭把手,甚至没有架子与他们打成一片,内心并不在意自己为外星神效力下去,这些人类会遭遇什么灾难。

  “外星神之前吞噬了多位神明,是惧怕你吗。”战神道,“看见外星神在危机感的驱动下,暗算激进派神明,不顾后遗症进行吞噬,我是有些失望的,可惜外星神用触手控制了我,我还是得干活。”

  安何道“我将给外星神带来死亡,祂当然怕我。”

  战神笑容期待“那么,先解决我这个马前卒吧。”

  待在护罩里的人短暂怔愣后,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顿时站起身,拼命拥挤着趴在护罩的半透明墙壁上,火热的视线直勾勾投向安何。

  “隔着护罩有些看不清,要是可以出去就好了。”

  “出去是找死吗!”

  “我每天在学院看到弑神者雕像的时候,从没想过有这一天,史诗在我面前化为现实,等我的导师同学知道了,肯定羡慕得要死。”

  他们满腔热血,笃定弑神者的胜利,丝毫不会产生危机感。

  学者摘掉眼镜,狠狠擦了把过于激动而涌上眼睛的水雾。

  当今时代,这样老式的框架眼镜早已淘汰,学者之所以戴着,一是喜欢,另一方面因为他的眼镜就是光脑。学者抖着手抚摸眼镜框,理智清楚光脑在神域不能使用,还是忍不住产生研究者不该有的一丝幻想,想用光脑录下即将发生的事情。

  果然不行。

  光脑完全打不开。

  幻想破灭,学者将眼镜戴回去,动作太急差点戳到了眼球。他咬牙控制住颤抖渗汗的手,攥紧战神先前给的纸册与笔,弑神者要在他们面前,击败战神,他必须详尽记录下来。

  看着安何空空如也的双手,战神道“你怎能没有剑?”

  祂从身后武器匣取出一柄剑,准备给安何,安何摇头拒绝“不用了。”

  战神挑眉道“分柄剑给你,不会减损我的战斗力。”

  “我的意思是,我自己有剑。”安何的剑术超出神明领域,早已和精神力一样在星图烙印下图案,逐渐形成权柄。

  安何双目微垂,尝试召出星图上的剑形图案,下个瞬间,他右手一沉,手中多出一柄虚幻的长剑,形状由星辰勾勒而成,内部由淡淡星光填充,因为尚未彻底形成真正的权柄,组成长剑的星光明明灭灭,不太稳定。

  “确实是最适合你的剑。”战神随意笑着,背后的武器匣陡然开启,刀枪剑戟,数十柄种类不同的武器涌出,以战神为中心层层环绕。

  太多兵刃,给雾气染上了肃杀。

  护罩里的人情不自禁屏住呼吸。

  他们保持十二万分的专注,眼都不眨一下,害怕错过一分一秒。

  预想中惊天动地,你来我往的激烈大战并未出现。

  实际上,安何只出了一剑。

  这一剑带来的无数剑气将浓雾搅动成风暴,擦过战神兵器迸发的火花犹如闪电,接连不停的兵器交戈声震得人站立不稳,耳膜流血。被击飞的长戟刺中天空之上的星环,一道星环开裂,组成星环的其中一颗星辰被返回的长戟带着往下坠落,拖曳着光与火海交织的尾巴,没入风暴,却没掀起多大杀伤力,而是被剑气蕴含的星光同化,一起袭向战神。

  猛烈风暴中,响起战神的一声闷哼。

  容纳人类的护罩像是承受风吹的脆弱水泡,严重扭曲变形,仿佛下一秒就要啪的破掉,不过终究没有。护罩内的人,与先前在废墟里的卫议员等人一样,感受到了近距离直面超出想象的天灾的惊惧。

  安何与战神所站的位置轰然塌陷,碎块落下深渊,激不起半点回声。

  等风暴开始停歇,护罩里的人尚未从惊惧中稍微平复,就发现高空有道人影落下,在苦寒深渊外围的坚硬岩石上砸出巨坑,护罩都跟着晃了晃。坑陷的中央,伤痕累累的战神双手拄着剑,姿势半跪,身上护甲破碎,汩汩血液在坑底凿出小洞,还有处皮肉外翻的剑伤,横亘在祂的脖颈。

  战神咳出口血,脸上笑容依旧“谢了,打得痛快!”

  安何从半空降下来“认输了?其实你还有余力。”

  “还打什么啊?”战神将拄着的剑一扔,仰面躺倒,一副放弃的样子摆了摆手,“你仅仅出了一剑,同时还有余力顾着护罩里的人,我就溃不成军了,输得彻彻底底。”

  护罩在风暴中没有破碎,坍塌余波触及护罩外的一米范围便消失,形成了相当明显的分界线,这都是安何的手笔。

  战神摸上脖颈的剑伤,道“要不是你手下留情,我的头都被砍掉了,这场战斗虽然时间短,但我已经十分满足,没必要再垂死挣扎了。我一直在研究你击杀时空主神的那一剑,在我看来,你的剑道造诣变得比那时候更强了,这种进步真令我羡慕。”

  “手下留情,是回报你曾经的教导,以及救了这些人的恩情。”安何说着,走进神力护罩打开空间通道,送第一星系的人回去。

  许多人精神恍惚,条件反射遵从安何的指示,愣愣穿过通道,等双脚踩上至高学院的土地,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抓住与安何近距离接触的机会,至少说两句话,他们后悔得扼腕不已,可惜已经迟了。

  学者倒没忘,他情绪恢复得颇快,攥着纸笔站在旁边让别人先走,自己目光灼灼紧盯安何,看得安何不自在。

  之前在至高学院的时候也是这样。

  “我会牢记这一天。”学者的声音带着按捺不住的兴奋,“有这样的经历,我死而无憾了。”

  安何客观道“你离死还远。”

  “的确,我还有很多时间,用来钻研您,见证您创造的伟大事迹!”学者更兴奋了。

  安何“……”

  学者狂热发问“我以后还有机会再接触到您吗?”

  安何逐渐忍无可忍“你该走了。”

  其他人都已离开,通道前只剩下学者一个。

  “还有机会吗?”

  “……看情况。”

  得到的答案模棱两可,不过学者总算愿意走了。

  临走前,学者一步三回头,依依不舍道“最后,我能斗胆请求握一下您的手么?这是从我小时候抱着弑神者的文献书籍阅读,到今天以前,想都不敢想的愿望。”

  抱着快点把学者打发走的念头,安何与他握了下手。

  学者嘴角弯起心满意足的弧度,脸上令人头皮发麻的狂热不再,露出了孩童般天真的,纯粹愉快的笑容。他转身走进通道,离开了神域。

  坑底的战神津津有味旁观完,调侃道“你就是太好说话了。”

  “也许。”安何走出护罩,站在巨坑边低头看着战神。

  “先前我们交战的时候,你是用精神力笼罩住这里,隔绝战斗动静,避免外界察觉?用处不大,外星神还是会很快发现的,建议你抓紧时间。”战神好心提醒。

  “知道。”安何说,“既然我已经来到这里,就不怕外星神发现了。”

  “我相信你可以开启更好的时代,带我们涉足更远的地方,比如外星神描述的另一个宇宙,不过我大概看不到了。”

  战神依旧躺着,静静等待外星神的触手将祂抹杀。

  这时,战神后知后觉发现,自己体内的触手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!

  安何解释道“我击伤你的时候,顺手取走了你体内的触手。”

  “我竟然没发现,输的比我以为的还多!”战神满脸呆滞,“不对,你把触手放哪了?”

  和之前一样放入星图了,安何道“处理好了,不会有后患。”

  战神问“击败我后,你手下留情,是还我教导与救人的情,帮我解除触手的威胁,又是为了什么?”

  “等新神域建成,你过往的行为有律法审判。”安何平静道,“就不用外星神越俎代庖,替我们行使惩罚了。”

  战神一怔,然后笑道“好吧。”

  安何走到地表边缘,望着无垠的深渊,以及深渊中蠕动的庞大触手。

  “我曾因为好奇下过深渊,下面如字面意思般,是会消磨神明精神的苦寒之地。”战神道,“大地女神正在那里等你,一路顺风,新神域还要靠你。”

  安何迈过神域的边界,跃下深渊。

  神域的天亮了,深渊内部却依旧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呼啸的风声中,安何不停坠落。

  越往下坠,寒意越重。

  浓重的雾气与寒气互相交织,不分彼此。

  四周并未结冰,因为寒冷不是物理意义上的,而属于灵魂的层面,连神明都无法幸免,权柄与神格会冻结,难以动用神力,在规模远胜自己无数倍的深渊底部,体会自身的渺小无力。

  安何倒不会被深渊的环境压制,他坠落了半分多钟,依然见不到底,如果换成普通人,坠落大概要持续几天几夜,在此过程中,这个人已经殒命,尸体终有一日砸到深渊底部,粉身碎骨。安何不想浪费时间,用手中星光长剑划开空间,穿过空间裂口,瞬间到达底部。

  深渊底部完全被触手覆盖,看不出曾经的面貌,无穷无尽的触手与黑暗融为一体,蠢蠢欲动。

  安何神色不变,踩着柔软黏腻的触手向前走,来到黑暗深处,捕捉到了一抹绿意。大地女神切换到了童年形态,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头戴洁白花环,柔顺长发披肩,穿着草藤编织的连衣裙以及凉鞋,坐在寒铁打造的牢笼中,牢笼被触手紧密缠绕。

  看见安何,女神脸上绽开了发自内心的柔和笑容。

  “你回来了。”

  “嗯,久等了。”安何没有破坏困住大地女神的牢笼与触手,直接动用星灰的力量,转移进牢笼。

  “等的不算久。”孩童形态的女神拍了拍草藤连衣裙,从地上起身,“你能平安回来,我便放心了。”

  安何握住小女神的手,再度使用星灰的空间力量,带祂转移出去。

  无数触手剧烈动荡起来,连同整个深渊都在震颤,大地女神道“外星神发现我们了。”

  “外星神发现的时间,比我想象的迟。”安何上前一步,将女神挡在身后,“你待在安全的地方,我来解决。”

  触手裹挟着黑暗,潮水般向安何席卷而来,在安何被触手淹没的前一刻,大地女神扔给他一束花“接着!”

  安何伸手接住花束,无数触手彻底将他笼罩,不留丝毫缝隙。

  黑暗中,花束幽幽散发着色彩各异的光华。

  安何表情微怔,发现每朵花都蕴藏着一种神格,一种权柄。

  这些是大地女神在一年间收集的,温和派神明自愿分割给安何的权柄与神格。

  是众多神明的心意。

  怪不得元素主神忽然分给安何权柄,原来是知道大地女神收集权柄的事,只是没把自己的给大地女神保管,而是等安何回来,亲自交给他。医药之神和美神不在其中,想必是大地女神清楚安何与祂们的交情,也让祂们自己来。

  花束化为流光,没入安何体内,在星图上形成各种各样的图案,里面还有与剑有关的权柄,安何手持的长剑得到加成,星光愈发璀璨,由明灭不定的虚幻变得微微凝实。

  安何眼前陷入黑暗,触手推挤着他,来到一处赤红色的空间。

  这是安何第二次造访了。

  上次,安何在这里得知了他与外星神的真相。

  宽阔的地板长满血管,大量触手攀附在墙壁上,延伸至天花板中央,缠绕成正在呼吸起伏的椭圆形茧。

  外星神愤怒的声音,从茧中传出“你真的没死。”

  “我以你原本的身体为媒介,连接你的灵魂,想将你从躯体到灵魂都毁灭干净,你居然这样都没死。”

  “让你失望了。”安何笑了笑。

  外星神无法理解“你究竟怎么做到的?”

  “何必多言。”安何道,“你说过,我们早已不能共存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只要这个结果就好。”

  外星神冷冷道“我会再杀你一次。”

  “看你饥不择食吞噬多位神明,遭受严重反噬的样子,好像做不到吧。”安何扫视周围,乍一看与上次来的时候没什么区别,仔细观察便会发现,地面血管的颜色隐隐发黑,有点破损,流出来的零星血液凝固成黑红污渍,“你到现在还没消解完成,看来我回来的时机很巧。”

  空间因外星神的杀意而震动,挂在天花板的茧中伸出大量触手,朝安何卷来。

  安何抬起剑,斩开了血肉空间。

  。

热门推荐
华夏真相集 我在异界有座城 傅爷,退婚后夫人又去约会了 洪荒之开局炖了鲲鹏妖师 代号零壹:伊诺启示录 宋惜惜战北望易昉